湖南之窗

“周县长” 覆灭记!

湖南之窗─省内,视频 下载客户端
来源:湘潭日报、岳塘区人民法院 2020年08月05日

长沙晚报掌上长沙8月5日讯 据湘潭日报、岳塘区人民法院消息 周智勇,人称“周县长”“周主任”,混社会将近三十年,两进监狱,在暴风骤雨般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第三次接受审判。起底他的跌宕人生,对所有企图作恶的人将是警示:不要心存侥幸,正义可能会迟到,但是永不会缺席!

▶ 他眼中的自己:有名望的生意人、孝顺的儿子、疼爱女儿的父亲,是一个大方义气的人;

▶ 同行眼中的他:耍狠、霸道、唯我独尊,不择手段赚钱、肆意打压对手,他介入的生意不容别人插手;

▶ 群众眼中的他:尚武、暴力,心狠手辣,惹不起也不敢惹;

▶ 公安机关眼中的他:深谙人性,藐视法律,以商养黑,以黑护商。

7月27日,岳塘区人民法院对周智勇黑社会组织案进行一审宣判,宣判现场。

年幼习武 追名逐利靠“狠”立足

1970年,周智勇出生在湘潭县一个职工家庭,由于父母都要上班,他从小就和弟妹住在河口镇太和村的外公家。太和村村民历来有尚武习武之风,周智勇的外公有功夫、会治疗跌打损伤、爱打抱不平,在当地很有威望,村民发生了纠纷经常找他调解。隔壁住着一位有名的拳师,很多人慕名而来拜师学艺,因为周智勇离得近悟性高,这位拳师一直免费教他习武。“外公的威信声望是我对‘名’最早的认识,而拳师通过名声就有人愿意花钱来习武,这是我对‘利’最早的认识。”回想伴随一生的名利之心的由来,周智勇这么说。

会打架再加上父母一直无暇管束,周智勇从小就是玩伴里的“头儿”。1987年,刚读完高一的周智勇到信用社上班,在担任信贷员期间,他认识了不少有钱老板,“周主任”的称号就是从找他办理信贷业务的老板开始叫起的。看着老板们衣着体面光鲜、个个出手大方,他渐渐不满足于几十元的工资,1993年,他办理了停薪留职。

上世纪九十年代,在地下录像室流传开来的港片《古惑仔》红遍了大江南北,崇尚江湖义气与暴力美学的周智勇视“铜锣湾扛把子”陈浩南为偶像,渴望成为电影里的“大哥”——有钱、有地盘,有“式样”。他开始有意识地网罗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出身于体校的王朗、彭中芳,靠打架打出一定影响力的刘子术、易志荣、陈勇,跟他从小一起长大的刘志强、张勇军等逐渐聚拢在他身边,这些“小弟”的共同特点是会打架、敢“搞事”。

周智勇带着小弟在湘潭、广州等地插手民间纠纷、打架斗殴、逞强耍狠。1997年,他敲诈了谭某1万元;1998年12月,他在湘潭市一茶楼持枪威胁殴打他人;1999年,为了追回罗某、张某等人的高利贷欠款,他纠集小弟拘禁并殴打罗某等人;1999年10月,他在湘潭市某美发中心寻衅滋事,不仅打伤员工还公然殴打出警民警;1999年12月,他纠集刘子术、彭中芳、王朗等人,光天化日之下在广州城区持刀将刘某手、脚砍断……动辄打人、挑衅、闹事,甚至公然袭警、闹市砍人、持枪胁迫他人,作恶手段之残忍令周智勇社会恶名大增。

2001年5月,周智勇因犯故意伤害、敲诈勒索罪被判刑3年。但出狱之后他习性不改,势力也不断壮大。

以前湘潭市内混社会的喊我‘周县长’,意思是我只算湘潭县的大哥,在市区做不了主,那时候我不蛮喜欢这个称号;后来我主要在湘潭县发展,认为县长是一个县里面数一数二的大官,别人这么喊我是认可我的实力,我觉得蛮有面子的

随着实力的增长,周智勇的内心也日益膨胀,他觉得自己就是没有官职的“一县之长”,在湘潭县说一不二。

真正让周智勇“黑”出大名的,是2005年4月的锦绣湘江打人事件。锦绣湘江是湘潭县开发的第一个高档小区,位于湘江风光带边的黄金地带,开发这个项目的是市区一家有名的房地产企业。因项目开发过程中遇到村民阻工,企业负责人和当地政府多次与村民沟通无果,时任县国土部门某领导私下指点,“这个事只有‘周县长’能搞定。”有目击者回忆,当时周智勇身背数十万现金,站在挖机斗上指挥40多名手下:“搞,搞死人了我负责!”在清场过程中,有的老人被拖着扔到池塘里,共有12名阻工村民被打伤。经此摆平阻工一役,让“周县长”的名声达到了顶峰。

疯狂敛财 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从信用社离职的周智勇做过生猪贩运,在广州开过饭店,做过货运生意。因诈骗货主货物以及种种暴力行为,1999年他躲避广州警方追捕回到湘潭县。此时,满脑子歪门邪道,靠放高利贷、敲诈勒索啸聚一帮手下的周智勇仍不过是个“古惑仔”。

2002年第一次出狱后,眼见当年和他一起混社会的一些人摇身一变成了财大气粗的老板,他羡慕不已。他投资片石场、铅锌矿,做土方工程,看到什么赚钱就做什么,但是不管做什么生意,他不改霸道、狠辣的作风。

2004年下半年,周智勇看到太和村附近工厂废弃的黑泥巴突然成了香饽饽,能卖到两三千元一吨,见有利可图他想横插一脚,遭到先入伙的彭某、刘某林等人拒绝,随后他指使手下将刘某林的弟弟刘某仁砍伤。强行合伙后,周智勇私自将挖出的1000多吨黑泥巴出售,并将30多万元货款据为己有

2005年,周智勇通过摆平锦绣湘江项目阻工一事,就获取非法利润50余万元

2007年4月25日,周智勇为垄断中铁十四局武广高铁工地片石业务,提升片石价格,指使何玟东、易志荣、彭龙等人强行拦住梅林桥片石场3辆货车一个多小时,直至该片石场老板答应退出才放行。

2007年8月,以周智勇为首的涉黑恶团伙被抓获打击处理,因受到黄桂生等相关国家工作人员的特殊照顾,获得从轻处理,2009年2月9日提前释放。

受过多次打击处理的周智勇变得更精了,其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也开始“转型升级”。第二次出狱后,他瞄准了渣土领域。

当时,湘潭县建设项目方兴未艾,有些项目需要把渣土拉走,而有些项目需要渣土填充,开渣土公司不仅门槛低,而且两头通吃、一本万利,但这块“唐僧肉”并不是谁都能吃得下,项目开发商乐于寻找“有势力”的渣土公司。

周智勇先是入股楚某的晨光渣土公司,不久之后退出,与欧阳某某、谷某合伙成立天易渣土公司。在几次与楚某的晨光公司竞争中,天易渣土公司因为要价较高而败北,周智勇认为楚某“乱了行市”。2009年8月8日,他指使手下打砸了楚某的渣土公司,迫于其淫威,楚某只好将公司迁往湘潭市区,从此天易渣土公司一家独大,基本垄断了湘潭县城区渣土运输市场。

周智勇一方面安排刘子术、张勇军等人利用社会恶名,采取强行霸占、阻工等方式承揽工程;另一方面他安排易志荣、谢普等人通过打砸财物排挤对手,通过殴打民众排除施工阻力;同时周智勇团伙利用套路手段和社会恶名对工程发包方坐地起价、强迫交易,并通过串通投标等非法方式获取市政工程。其黑恶手段从两起事件中可见一斑。

2013年5月,湖南某自动化设备公司在湘潭县天易示范区购置地皮建厂,需进行土方平整,公司预算为50万元左右。周智勇想以高价承接工程,先是以2万元行贿该公司筹备办主任杜某未果,就安排手下强行介入。周智勇、易志荣等人对杜某推搡并拳打脚踢,易志荣持刀威胁,将杜某逼至预制板处卡住,周智勇将一瓶矿泉水倒在杜某头上,威胁杜某“湘潭县还没有我搞不成的事,我要做的事哪个敢接?”迫于威胁,原承包人刘某自愿退出该工程,但为了掩人耳目,周智勇要求名义上继续以刘某名义施工。因周智勇的干扰,导致该工程严重逾期。最终,刘某结得53.5万元工程费,却被周智勇索走将近49万元,参与这个项目让刘某直接损失6万多元。

2015年,天易渣土公司承揽的一项目在施工过程中遭到了当地村民刘某等人的阻工。8月2日上午,在刘某等人再次阻工时,周智勇指使刘子术、易志荣等人现场暴力驱赶阻工人员,后经易俗河派出所民警协调后双方事态平息。当日中午,易志荣纠集十余人,持凶器殴打正在某饭店吃饭的刘某等人,造成3人受伤,其中刘某脾脏破裂、胰尾部挫裂伤,经伤情鉴定为重伤。

据警方统计,通过非法垄断、控制湘潭县易俗河城区渣土运输领域,天易渣土公司累计承揽了50多个工程,总价达到2亿多元。在天易渣土公司运营期间,周智勇团伙先后殴打群众48人,致伤37人,其中1人重伤,8人轻伤,28人轻微伤,造成他人直接经济损失342万余元

排除万难 公安机关各个突破

通过公司化运作,黑恶手段保驾护航,周智勇团伙聚敛了巨额钱财。打掉这个黑社会组织后,公安机关冻结了该组织周智勇等人涉案资金8459396元,扣押10945558.9元,查封住宅房产10套共计1829.96平方米、扣押车辆11台,查封渣土车32台。

周智勇自恃经济实力雄厚,手下人马众多,黑白都能通吃,几乎到了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地步。周智勇团伙存续20余年,公安机关一直在打击,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这与该团伙层级分明、规矩严格分不开,也与背后的保护伞分不开,同时,很多受害人忌惮周智勇名气,慑于该组织淫威不敢报案。

2009年的一天晚上,周智勇喝了酒与人在茶楼打牌,因发生争执而动手打人。徐某不认识周智勇,出来劝架,让周智勇觉得扫了面子。“湘潭县还没有哪个敢拦老子的路”,他和4个小弟一起把徐某打成了重伤。

2010年,只因为谢某称呼他“勇妹几”,他甩了谢某一个耳光,而身为政法委工作人员的谢某竟然不敢报案,此事社会影响极为恶劣。

乃至公安机关将周智勇等人一网打尽,进入审问阶段时,仍有少数受害人心有余悸,不愿与侦查人员见面,不愿作证,不敢如实反映被侵害情况。

“天欲使其灭亡,必先使其疯狂”。2018年伊始,中央部署开展声势浩大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央、省、市有关机关不断收到周智勇团伙违法犯罪举报材料,此案被省扫黑办列为督办案件。经过湖南省公安厅前期调查,由省厅将该团伙涉黑恶案件线索移交至湘潭市公安局。湘潭市公安局迅速成立了局领导挂帅的专案组,在掌握组织结构、固定部分犯罪证据后,2019年2月19日,湘潭警方出动50余名警力,将周智勇及其团伙骨干成员一网打尽。

“我一个做正当生意的商人,我又没打人,抓我干什么?”周智勇的反应在警方意料之中,没有铁的证据,近几年“修身养性”的他是不会认罪的。作为团伙头目的周智勇不认罪,他背后的保护伞就无法揪出。

经过材料组、审讯组、调查组各位民警共同努力、协同配合、深挖关联、查找破绽、抽丝剥茧,历时8个月243天的审讯调查,于2019年10月18日移诉,期间共计审讯近千次,制作讯问笔录875份,调查千余次,制作询问笔录683份,移诉案卷累计172卷。该案错综复杂,材料摆满了整整一间办公室,但专案组依旧将周智勇团伙的罪状一条条厘清。

一审宣判:有期徒刑24年


▲ 来源:醴陵市融媒体中心

7月27日,岳塘区人民法院对周智勇黑社会组织案进行一审宣判,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强迫交易罪等9项罪名,数罪并罚,判处周智勇合并执行有期徒刑24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没收个人全部财产。11名团伙组织成员及12名其他同案人分别被判处20年至6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展开全文
  湖南,视频,湘潭,岳塘区人民法院,周县长


  • CopyRight©2019-2020 hnwindo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湖南之窗网络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五一大道98号(省商务厅2号楼)  电话/传真:0731-84830168
  • E-Mail:admin@hnwindow.net  技术支持:湖南之窗  下载客户端
  • 湘ICP备17002225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