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之窗

扫一扫,关注[湖南之窗]服务号!

株洲之窗
最新推荐单位 更多签约
茶陵县政务服务中心
茶陵县政务服务中...
进入官方网站
株洲世纪星实验学校
株洲世纪星实验学...
进入官方网站
湖南省茶陵县第二中学
湖南省茶陵县第二...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下东街道办事处金铺村村民委员会
茶陵县下东街道办...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下东街道齐溪村村民委员
茶陵县下东街道齐...
进入官方网站
攸县城乡环境同治工作办公室
攸县城乡环境同治...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米江街道渡里村村民委员
茶陵县米江街道渡...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海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茶陵县海龙房地产...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
茶陵县公安局交通...
进入官方网站
茶陵县马江镇红旗村村民委员会
茶陵县马江镇红旗...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文物局
醴陵市文物局
进入官方网站
醴陵市烟花鞭炮管理局
醴陵市烟花鞭炮管...
进入官方网站

近代的橘子洲:从宁静祥和到热闹熙攘、洋人扎堆  

▲(陈先枢供图)

导读

1月10日,拥有百年历史的长沙关税务司公馆首次向社会公众免费开放。该公馆座落于长沙橘子洲中部,是一座黄墙红瓦、风格独特的两层小楼。公馆始建于1906年,为晚清至民国时期长沙关税务司的办公、生活场所,2004年被列为湖南省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8月,启动修缮工程,历时5年对公馆进行彻底修复。

▲(长沙关近代历史陈列馆 湖南日报 童迪摄)

修复的公馆被辟为“长沙关近代历史陈列馆”,基本陈列分为“中国开埠与中国海关”“长沙开埠与长沙近代化”“近代长沙海关”“长沙关税务司公馆及复原陈列”4个部分,用以展示近代长沙开埠、长沙关的设立及其带来的影响与变迁,由橘子洲景区负责统一运行管理。

而橘子洲上与长沙开埠通商相关的记忆,远不止这一座公馆。以下为城小忆摘选自《长沙橘子洲》书中的一文,详细讲述了长沙开埠后橘子洲上的那段沧桑岁月。

世事沧桑,近代中国社会进程是从鸦片战争开始的。1904年(清光绪三十年),长沙也成了对外的通商口岸。《长长沙通商口岸租借章程》规定:“沿河地段,即自永州码头起,下至西门渔码头止,准各轮商指明租用。”也就是说,外商可以在西门沿河一带任意租地设行。

于是,各国的工厂主、商人、传教士和旅行者等纷至沓来,在长沙开工厂、设洋行、建教堂、办学校,都来争夺水陆洲这块风水宝地。佳景如画的橘子洲从此失去了往日的祥和与宁静。

▲(陈先枢供图)

洋人眼中的“安乐窝”

因这里既具山林水乡之趣,不觉冷僻;又瞻华夏灯火之繁,不闻喧嚣,故外国殖民主义者一踏上这片美丽的土地,便将其视为建造自己的“安乐窝”——洋房的理想之地。他们在洲上建别墅、公馆、教堂、海关,英国、美国、日本、德国等国即先后在长沙设立领事馆,以保护其侨民的离异……

1911年,英国领事馆率先在洲上建房,1918年,德国殖民主义者所经营的多福洋行又在洲上建造了一栋华丽的住宅,接踵而来的美国福音堂以及德国德孚洋行、开利洋行、德士古洋行、安利英洋行,英国的太古洋行、亚细亚洋行,美国花旗烟草公司、美孚洋行,日本海军俱乐部等也先后在水陆洲落脚。

▲1910年橘子洲英国领事馆 图源/《老照片中的长沙》(陈先枢梁小进著) 斯威尔摄

短短十几年间,在这座有着“清寒水气、萧疏落木”,且“介于城市与山水之间的”沙洲上,修建了近20幢豪华别墅和公用建筑,所占土地达全洲总面积的40%。

一栋栋的别墅洋房和公用建筑遍布洲上,计有英国领事馆、日本领事馆、日本海军俱乐部、日本照相馆、美国福音堂、长沙海关税务司、长沙盐务司等公用建筑和日本巡捕住宅,盐务稽查处英人住宅,英国亚细亚洋行、太古洋行、安利英洋行私人住宅,德国开利洋行、德孚洋行、德生医院私人住宅,美国美孚洋行、花旗烟草公司私人住宅等。

▲(陈先枢供图)

橘子洲成为事实上的外国领事馆和外侨居住区,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至今橘洲还存留两处近代外国建筑遗址,1911年建于橘洲中部(今湘江大桥之下),一是英国领事馆旧址,另一处是长沙海关旧址,都已列入文物保护范围。

消失无踪的“万国球坪”

洲头还有一个“万国球坪”,是专供在长的外国人打球、跳舞、休闲、娱乐的地方,占地五六亩,四周用铁丝网围着,网上挂着“华人与犬勿入”的牌子。球坪内建了洋楼、舞厅、各种小球场。

那时河床很低,湘江水位在洲岸以下的日子多。每当星期天或圣诞节的时候,在长外国人的游艇、小轮船都云集在“万国球坪”岸边,以美国、德国、英国人最多。他们在球坪内打球、跳舞、下棋、玩牌,饮酒划拳,吼声震天。

有时球滚出铁丝网,就抛铜板过来,要过路的中国人把球抛进去。有时借酒发疯的水兵出来追逐洲上种菜的中国妇女,当时在菜地里劳动的菜农联合起来,拿起竹竿、扁担一齐追打。这些水兵遭到几次痛打后,不敢再出来捣乱了。

该坪在1950年前就被拆毁,现在连痕迹都无法找到了。

水陆洲中部的外国建筑

水陆洲中部的亚细亚、美孚洋行,是美、英、德设立的主要储存和转运石油、煤油的基地。洋行的办公地址设在河东大西门一带,新中国成立后收归我国所有。20世纪70年代,这个洋行成了省交通规划设计院的办公场所,至今院内还有一栋小型洋房,就是当时美国人建造的。

▲(陈先枢供图)

在离美孚洋行以北大约一华里的地方,原有5栋两层楼的楼房,那是外国传教士和神父居住的地方。当时每个神父各居一栋,最早是意大利传教士,后交美国人接管。1962年,水陆洲修马路时拆除一栋,现在还能看到4栋。

在湘江一桥南支桥北侧有栋绿色屋顶的方形楼房,这里曾经是长沙海关,凡进出口货物都要在这里办理有关手续。该楼房前有两间岗哨房,中间有一个很宽的码头直通江边,湘江涨水季节,轮船可以直接进入,停靠在码头上。

▲(陈先枢供图)

从海关再往北大约100米处,便是水上工人文化宫。在它的西面靠河边原有一栋日本领事馆的建筑。该馆于1962年建水陆洲公园时拆除,拆除时领事馆前的地面上还残留了一截日本人当时升旗的旗杆。

再向北不远处有一栋鹅黄色的洋房,洋房周围是铁栅栏,这是当时的英国领事馆,最早是德国商人居住,后交英国人接管。馆前也竖有旗杆,是英国人升旗的地方。该洋房建于1919年,拆于1995年。

▲(陈先枢供图)

如果说自1904年长沙开埠通商以后,大西门、小西门、太平门一带是各国列强疯狂掠夺湖湘人民财富的据点,那么风水宝地——水陆洲就是他们居住享乐的大后方。

官僚、买办蜂拥而至

旧中国的官僚、买办亦蜂拥而至。旧中国封建军阀、地主、官员、买办与洋人互相勾结,除了将霸占的土地廉价转卖给洋人外,还在水陆洲这块宝地上营造自己的安乐窝。

▲唐生智公馆旧影 翻拍自《长沙橘子洲》

洲头有张家公馆,是一个张姓师长建造居住的,曾经是橘洲纸厂工人住宅区。在洲头南面有唐生智三姨太的公馆,因主楼建了一个八角楼亭,人们又称它为八角楼,曾经是省供销社的食用菌实验场和办公地。在洲中部的肖家台地段有朱家公馆,将军庙地段有罗家公馆,由绅士罗先凯营建,后来的水陆洲完小就是利用罗家公馆改建而成,如今都已拆除。

号称“租界”的牛头洲

长沙洋人聚居之处,主要在水陆洲中之牛头洲,因此这里号称“租界”,洋楼林立,警戒森严。洋人成为这片沙洲的主人,每逢节假日,洋人集聚洲上,寻欢作乐。一时之间车马喧腾、行人接踵,其繁华的程度不亚于市井。

▲(1911年长沙湘江橘子洲远景 图源/《老照片中的长沙》陈先枢梁小进著))

英国太古集团董事长斯威尔1911年从湘江东岸和江中拍摄了两张橘洲景观照,一远一近。从照片中可以看到,又名水陆洲的橘子洲,浮卧于湘江中流。洲上绿树环绕,古木葱茏,菜圃渔村点缀其中,一些屋舍以及新建的西方建筑也依稀可见。

▲1911年橘子洲近景 翻拍自《老照片中的长沙》(陈先枢梁小进著)

而宽阔的江面,清波荡漾,环绕着橘洲,婉约深情。洲旁停靠着不少船只,更有一艘艘木船扬着白帆,轻轻驶过。那时,外国来长沙的官员、商人与传教士等已经聚集于此,在这里建造房屋,设置机构,开始生活与办公。

洋屋、洋人和平民百姓

据洲上一个叫罗四爹的老人回忆,原来和他在一个队上做事的,住在橘子洲69号已过世的王祥生老人,是民国二十五年(1936)出生,王的父亲到橘子洲帮一个有钱人看守“洋屋”,那人是个大地主,在矿山入了股,当时花了4000块光洋买了这栋“洋屋”,因为姓李,所以这里又称为“李公馆”。

▲橘子洲上整修后的红房别墅,前身是民国期间的外侨别墅

李姓大地主城里还有十几个铺面,花高价买下这座“洋屋”,是因为洲上凉快,夏天住着舒服,“洋屋”被其当成了“避暑山庄”。罗四爹说,王家住的橘子洲69号,就是原建于民国十四年(1925)“李公馆”的杂物间。

但在洲上许多居民眼中,不只记得这些洋房、洋人,更多的,还是住在洲上的平民百姓,种地种菜的、打鱼的、划船的,江上时常响起的号子声,更是动听。

▲橘子洲上的百姓 (陈先枢供图)

原来的橘子洲头也没有现在这么宽,但草木很高,也很多。清代郭?《橘洲赋》中云:“树垂垂以交,路冥冥忽开。”“岸多结网之渔人,檐有负暄(晒太阳)之老父”,“十字街头,半杂乡城之语”,与此番情景很接近。

美国人爱德华·盖利克,1937-1939年在长沙雅礼中学任英文教师,后来在回忆录中描述橘子洲上洋人的生活云:“那群做生意的外国朋友是一个使人意气消沉的群体。他们局限于一个远离长沙的沙洲……在俱乐部打牌,和同伴喝酒。他们成为笨拙而自大的外国异类,同时又很有钱,彼此影响,很容易酗酒、好色。他们的佣人,一周的工钱是2美元,还得忍受主人用蹩脚的英语的辱骂,或在很多佣人面前的大声呵斥。这些生意人过着安逸奢侈的生活,乐而忘返。”

据说德国商人韩利生也在水陆洲上建有别墅,后来成了橘洲纸厂的办公楼。他在中国主要从事颜料生意,他的公司在河东太平门一带,上下班有专用艇接送过河。他还在水陆洲娶了一个老婆,叫曹远霞。曹与韩生了一个小孩。新中国成立后,政府通知他回国,他带着孩子离开了中国,曹未能同行。

1949年,长沙解放,洋人遂迁离橘子洲。

本文摘自《长沙橘子洲》(湖南人民出版社出版,2017年8月出版),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中标题、图片为城市记忆所加,未注明出处图片均源于网络。

来源:新湖南